微信wei16319痔疮:治理騷擾電話 運營商應敢于向自己亮劍

  【光明時評】

  作者:熊志(媒體評論員)

  面對騷擾電話、垃圾短信,用戶該如何舉報?據媒體近期報道,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,用戶收到垃圾信息、騷擾電話都可以向12321舉報中心舉報,對于違規發送垃圾短信的號碼,運營商將采取?;?、列入黑名單、停短信功能。

  去年下半年開始,工信部等13部門印發《綜合整治騷擾電話專項行動方案》,并開啟了對騷擾電話、垃圾短信的專項整治。眼下,負有主體責任的運營商明確亮劍,中國移動表示對違規電話采取關停舉措,中國聯通也做出嚴厲處罰的表態,可見自上而下的治理的確帶來了壓力。但未來的關鍵在于,運營商的高壓態度能否常態化。

  反過來說,這種壓力倒逼型的治理模式,也說明在打擊騷擾電話、垃圾短信上,運營商缺少主動作為的動力。而且對用戶舉報的騷擾電話進行標注提醒,乃至?;?、列入黑名單、停短信功能等,還談不上源頭治理,像很多騷擾電話,都是采用網絡撥號或者用了改號軟件,哪怕被關停,還可以換個馬甲。

  騷擾電話的治理難點還不止于此。例如,一個核心問題在于,如何判定騷擾電話?目前法律上對騷擾電話沒有明確的定義。我們在網購、注冊賬號后,騷擾電話、短信馬上就來,其中未必都是精準詐騙,有部分只能算是網絡營銷,屬于法律許可的狀態。如果要有針對性地識別,就涉及對頻繁呼出的號段進行監測的問題,有侵犯隱私的嫌疑。

  以上緣由為運營商打擊騷擾電話動力不足提供了一種解釋。但隨著用戶舉報機制的完善,依靠用戶的舉報和標注,對頻繁呼出的號碼、號段完全能夠更加精準地監控。比如媒體報道提到,去年開展專項整治后的第四季度,騷擾電話、垃圾短信季度舉報量均有明顯增長,說明用戶主動參與打擊的意識在增強。那么,剩下的考驗就是運營商的執行力度,不能再把技術上的難點當成不作為的托詞。

  除了技術上的難點外,也有利益因素的作用。我們日常接收到的騷擾電話、短信中,有不少是“95”“96”“400”等號段,這些其實就是運營商為企業提供的接入服務。哪怕是網絡撥號,同樣需要運營商開放接入點才能實現。如果運營商順著用戶的舉報,直接關停作為開放平臺為部分違規企業提供的服務,無疑會損失一部分收入來源。此次聯通方面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到,企業用戶與聯通簽訂合約,需同時簽署安全責任條款,明確規定違約將被終止服務。如何才算“明確違規”,在對騷擾電話、短信缺少準確的法律定義的前提下,自然是一個彈性相當大的概念。所以,有必要將懲戒標準進一步明確。

  雖然,隱私的泄露是騷擾電話、短信背后真正的源頭,但不管怎么說,最終騷擾電話、短信都是通過運營商的通信渠道來進行推銷、詐騙的,承擔主體責任的運營商,當然有理由負責到底。眼下整治行動還在推進之中,運營商向騷擾電話亮劍,更得向自己亮劍,告別利益短視,真正對用戶負責,騷擾電話才可能得到良好的治理。

  《光明日報》(2019年03月18日03版)

責任編輯: 王東升